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 > 民生热点 >

特斯拉否认“欺诈” 将上诉!维权车主:有胜诉信心 绝不和解

发表于 2020-12-17 15:48 | 查看:



  特斯拉与二手车维权车主韩潮的纷争仍在发酵。

  继特斯拉公司多次对外界回应“不存在欺诈行为,将提起上诉。”之后,韩潮于12月8日对时间财经表示,自己对最后胜诉有百分之百的信心,“我觉得最后结果不会有任何变化,一审中的第三方检测报告,包括法院委托的司法鉴定,都已经找出所有关键点,认定特斯拉存在主观欺诈,所以我不可能败诉。”此外,韩潮也对时间财经强调表示,“万一败诉,我也绝不会与特斯拉公司和解。”

  据韩潮提供给时间财经的一份《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显示,一审法院认为:“不论从积极的作为还是消极的不作为来说,特斯拉公司都符合欺诈的客观要件。特斯拉公司对涉案车辆所发生的事故以及维修情况是知晓或者应当知晓的,其具备欺诈的主观条件。”最终,一审法院判定撤销双方签订的《二手车订购协议》,特斯拉退还原告车主韩潮购车款37.97万元并赔偿113.91万元。即特斯拉在本案中构成欺诈,需要“退一赔三”。

  据以往特斯拉在国内与多位与消费者合同纠纷案中,其极少败诉。此次,特斯拉被一审法院判定存在“主观欺诈”,并“退一赔三”也表明,在涉及消费者维权的案例中,作为首个大规模采用直销模式的车企,特斯拉成为了直接担责的一方,经销商不再首当其冲。

  争议焦点

  不过,目前本案争议焦点除特斯拉公司在销售涉案车辆过程中是否构成欺诈外,涉事车辆是否存在“结构性损伤”成为另一个焦点。

  对于是否存在主观欺诈,虽然特斯拉公司在一审结果出来后仍予以否认,但韩潮也告诉时间财经,特斯拉公司肯定存在主观欺诈,在他看来,构成欺诈有三个要素,特斯拉知情并隐瞒,作为消费者其对特斯拉隐瞒的事实不知情,第三则是特斯拉隐瞒的事实影响影响其购买或不够买的基础判断。基于上述三个要素,他做出了错误判断,“如果知道车是切割车,我为什么不选正常车?即便只有一台,我也不会买切割车。”

  韩潮还表示,其在使用于特斯拉二手车官方平台上购买的Model S二手车发生故障后,得知该车辆曾发生过车辆左后身轮胎上方翼子板的切割和重新焊接的维修记录,但其在购买该二手车时候,特斯拉并未告知。“我对车辆的出险和检测记录,是否为事故车完全不知情。去年8月份,我在驾驶涉事车辆时出现突然失速、刹车失灵等问题后,多次自费查过这辆车的出险记录和事故情况,但均未查询到结果。”

  特斯拉公司则称,在原车主使用车辆期间,车辆在2019年1月8日在行驶变道时发生极为轻微的碰撞剐蹭事故。“特斯拉公司对该事故也不知情,不存在欺诈的故意。对于该事故,只需要对相应叶子板和后杠进行修复或更换即可。”

  一审结果出来后,韩潮于2020年12月7日也在微博上发表自己的观点表示,据国标《汽车车身术语》GB/T4780-2000,车身的结构件是组成车身本体的部分,车身本体是指结构件与覆盖件焊接或者铆接之后不可拆卸的总成。他也表示,“(涉事车辆)切割部分时从C柱切割掉了整个一侧的后围,而切割部位是特斯拉原厂与C柱一体焊接或者铆接成型的整体。”韩潮认为,翼子板的维修部分涉及到了车辆的结构件,属于“结构性损伤”。但根据特斯拉方面的说法,该损伤仅涉及翼子板而不涉及车体骨架,不影响车辆的安全使用。

  韩潮表示,其曾在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建议下,于2019 年11月曾委托天津万丰机动车鉴定评估有限公司出具过一份技术鉴定意见书,据韩潮提交的单方委托完成的《技术鉴定意见书》,涉事车辆左C柱外板存在多处事故修复痕迹,左后轮眉前部至左C柱里部呈现线45度修复痕迹有切割焊接,根据修复工艺符合左C柱外板更换,鉴定车辆是事故车。韩潮因该鉴定支付鉴定费6000元。

  而特斯拉公司对《技术鉴定意见书》不认可。庭审中,特斯拉公司表示,据原车主发生事故现场照片、事故认定书以及维修单等证据,可以证明事故只伤及车身左后部叶子板及后保险杠边缘及轮毂表面,完全没有伤及车辆安全结构,不构成重大事故或者结构性损伤。

  特斯拉公司对该《技术鉴定意见书》不予认可。此情况下,经一审法院组织,双方均同意由北京晶实机动车鉴定评估机构有限公司对涉案车辆进行司法鉴定。一审法院委托的评估公司出具报告则显示,“该车后叶子板维修后对车辆安全性造成一定影响。”

  不过,特斯拉公司仍对该鉴定意见提出了异议。最终,一审法院认定,在双方对涉案车辆是否因事故发生结构性损伤存在分歧的情况下,特斯拉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另外,从特斯拉公司提交的涉案车辆维修照片看,涉案车辆的维修确实涉及到大面积切割、焊接等,这种修理方式和程度必然对消费者的购车意愿产生重要影响,而特斯拉公司仅仅告知韩潮“车辆不存在结构性损伤”,尚不足以达到应有的信息披露程度。

  值得注意的是,一审法院也提出,“重大事故”“结构性损伤”的界定并没有相关客观标准可作为依据,“特斯拉公司作为专业汽车制造和销售企业,在向消费者出售其官方认证二手车时,应当依据诚实信用原则,对交易车辆的状况尤其是曾经的事故和维修情况在合理范围内尽可能作出具体详细的说明。”

  而韩潮提供给时间财经一段庭审视频片段显示,特斯拉方曾表示:“像这样的二手车,销售给原告的价格只有30多万,怎么可能对车做一个司法鉴定一样的每个部位都拆出来检查,这是不可能的。”

特斯拉否认“欺诈” 将上诉!维权车主:有胜诉信心 绝不和解

图源:韩潮提供一审判决书

  反赔30万?

  韩潮曾在一审判决结果出来后在微博发文称,自己与特斯拉的二手车维权纠纷案经历一年4次开庭才终于胜诉,特斯拉被判“退一赔三”。回忆这段维权经历,韩潮对时间财经表示,自己的付出的时间成本就是这一年,“经济损失大概在10万元吧。”

  一审法院审理认定,韩潮与特斯拉公司签订《二手车订购协议》,购买 model S 二手车一辆,价格为379700元。韩潮在2019年5月31日付款。特斯拉公司向韩潮开具发票。2019年6月5日双方办理完毕车辆过户登记。车辆登记证书显示,该车辆于2019年5月16日登记过户至特斯拉汽车销售服务(天津)有限公司。特斯拉公司销售人员汪晨赟曾向韩潮承诺涉案车辆保证没有发生重大事故或者是火烧、水泡车,也不存在结构性损伤。

【详细】
随机为您推荐
热门内容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20 赛车群 版权所有  

回顶部